事故雙方
  小徐
  無駕駛證
  帶著工友正常行駛
  摩托車
  無保險已註銷
  傷情
  小徐右胳膊受傷
  工友受輕傷
  醫葯費
  總共近2000元
  血樣鑒定
  血樣中不含乙醇
  事故責任
  次要責任
  處理結果
  賠償小王6000餘元
  小王
  有駕駛證
  從院內駛入道路
  摩托車
  未年檢沒保險
  傷情
  嘴出血了
  醫葯費
  總共近8000元
  血樣鑒定
  第一次檢驗,血樣中乙醇含量為41.9mg/100ml
  申請重新鑒定,第二次檢驗血樣中乙醇含量為0
  事故責任
  主要責任
  處理結果
  小徐賠償他6000餘元
  關鍵
  交強險。如果雙方都交了交強險,雙方費用不超過一萬元,那麼由雙方的保險公司為對方賠付費用,兩人不用掏一分錢。
  報料人:小徐
  核實對象:小王
  白山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
  白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渾江區大隊
    甲無證駕駛無保險、已註銷的摩托車,被乙駕駛未年檢、 沒保險的摩托車撞了———你會覺得這是一起簡單的交通肇事案嗎?
    交警大隊出具的事故認定書顯示, 甲負次要責任, 乙負主要責任。 甲看病花了近2000元, 乙花了近8000元, 但甲要賠償乙6000餘元醫葯費———你是不是以為自己看錯了?
    甲看到這樣的事故認定也以為自己看錯了,不可能! 自己明明負次要責任,而且對方還涉嫌酒駕,憑什麼還要賠償對方啊?
    6月13日,甲給本報打來電話反映這個情況。 下麵, 讓記者帶著你對整個事情進行核實,並理清這起複雜的交通肇事。
  關於責任
    小徐就是這場交通事故中的甲。4月16日15時50分,他駕駛摩托車帶著工友小馬下班回家,正常行駛到白山市渾江區境內板上線(一條小公路的名字)一水廠門前時,水廠院內突然駛出一輛摩托車,與他正常行駛的摩托車相撞。
    駕駛這輛摩托車的就是乙,他叫小王。“當時我右胳膊受傷,坐在後面的小馬也受了輕傷,對方嘴出血了。”小徐說,報警後,雙方到醫院看病,他和小馬共花醫葯費近2000元,對方花了醫葯費近8000元。
  交警:
  小王負主要責任 小徐負次要責任
    5月27日,白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渾江區大隊對這起交通事故作出責任認定,事故形成原因系王某某(小王)駕車駛入道路影響其他車輛正常通行、駕駛未定期年檢車輛的行為是導致該起事故的主要原因,徐某某(小徐)無證駕駛已註銷車輛並且未在道路中間通行的行為,是導致該起事故的次要原因,馬某某(小馬)無導致該起事故的違法行為。根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王某某承擔此事故的主要責任,徐某某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馬某某無事故責任。
  關於血樣鑒定
    小徐說,當時他聞到對方身上有酒味,就向警方提出抽取雙方血樣鑒定。“我的血樣中不含乙醇,他的血樣中乙醇含量為41.9mg/100ml。也不知怎麼搞的,交警隊又給他重新化驗了一次,結果第二次鑒定顯示就不是酒駕了。”小徐說。
    在小王的兩份血樣鑒定意見書上,白山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在4月23日出具的鑒定意見書中顯示,從送檢的小王血液中檢出乙醇成分,血液中的乙醇含量為41.9mg/100ml。5月12日,白山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再次出具小王血樣鑒定意見書:從送檢的小王血液中未檢出乙醇成分。同時白山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還出具了一份鑒定書更正說明,大意就是第一份鑒定書結論作廢,以第二份鑒定結果為準。
    對此,小王告訴記者,他是個從來不喝酒的人,卻被檢測出來“酒駕”。“接到鑒定結果後,我就向交警大隊提出了異議,他們又重新給我做的鑒定。”於是,就有了和第一份鑒定截然相反的結論。
  司法鑒定中心:工作失誤 有錯必改
    分管白山市司法鑒定中心的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副支隊長顧昊表示,出現兩個截然不同的乙醇鑒定結論是工作人員失誤導致,第一份鑒定報告出來後,當事人通過交警部門提出質疑,並申請重新鑒定。工作人員再次進行了鑒定,發現因工作失誤造成了誤判,“我們出具了新的鑒定結論,併為當事人作出了鑒定書更正說明。”
    第二份報告出來後,小徐一方又提出了質疑。
    “我們錯了就是錯了,我們也是本著實事求是、有錯必改的原則,以不偏袒一方、也不能冤枉一方的想法做了第二次鑒定。而且我跟他們說血樣隨時可以取走,拿到上級機關再做鑒定。”顧昊說,因為工作失誤,支隊領導已經對當事人進行了批評教育,並暫停了兩名鑒定人員的工作。
  關於賠付
    一份血樣檢出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這個問題還沒想通,交警的調解又讓小徐困惑了。
    “明明我是事故的次要責任,可交警在調解的時候卻讓我給付對方6000餘元醫葯費。”小徐說,這樣一來他就是這次事故的主要責任方了。他拒絕支付對方的醫葯費,於是被對方一紙訴狀告上法庭,要求其賠償各種費用一萬餘元。
  交警:沒有交強險
  需由雙方賠付對方費用
    負責處理此次事故的白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渾江區大隊副中隊長劉慶偉告訴記者,交警部門處理交通事故一是看誰有路權,二看誰影響交通安全行駛,交通事故基本都是參照這兩個原則來定責的。
    “小王從臨街院里駛入道路,首先他影響了路權,所以他占的責任比較大;其次是安全,法律規定上道行駛的車輛必須經過檢驗合格,小徐駕駛的摩托車是無證且被註銷的,我們就要相應地減輕小王的責任。”劉慶偉說。
    “國家強制機動車交強險,其目的就是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不包括本車人員和被保險人)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的強制性責任保險。”劉慶偉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法》相關規定,交強險後,不論過錯大小,雙方費用不超過一萬元,均由雙方的保險公司承擔對方的費用,超出部分按責任大小承擔賠償。對沒有交強險的,比照此規定執行。
    “所以,如果雙方交了強險,小徐的保險公司應賠償小王8000元,小王的保險公司賠償小徐2000元。現在雙方都沒有交強險,比照相關規定,雙方也要賠付對方,小徐就要賠付小王6000元。”劉慶偉說,摩托車無牌、無證、不年檢、不及時投保交強險是目前普遍存在的現象,如果投保交強險,出現交通事故後,雙方都不需要承擔賠償了,交強險就管了,“徐某某就因為沒有及時投保交強險,結果吃了虧。”
    對此,吉林易金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東先表示,交警的調解沒有問題。
    本報記者 盧紅  (原標題:摩托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t47mtjfqx 的頭像
mt47mtjfqx

pattern亞運

mt47mtjfq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